湖南工程职业技术学院
湖南工程职业技术学院 > 网站首页>>博览群书

王小波全集:一个人拥有今生今世是不够的

发布时间:2017年2月24日

“一个人拥有今生今世是不够的。"这是王小波说过最奇怪的话,我曾经读着这句话看着黑板,那时还在上高中,上面写着离高考还有10天,然后我趴在桌子上,连旁边的女生递给我的纸条都没心思回。

大概是9年前的某一天,10点多钟,王小波正犯着心绞痛,双手抓挠着墙皮,大叫一声,咣铛倒地——王小波式的自由主义腾空而起。我很久以后来到他曾当过工人的地方,北京南城,走在胡同口,可以感受他曾生活过,在胡同口的露天地儿,短打扮的王二就着毛豆喝啤酒,他一边喝着一边想着。我准备想的,他都已经想过了。这倒省了我的事。

关于他的行文,我倒不想多说,他就是这样的人,喜欢的看看不喜欢的也看看,没有系统的学术观,他懒懒散散的絮叨着,像个老人,细细看下来没有什么高见,都是一些常态的道理。所以说王小波是个散漫的聪明人儿。打个比方:好比原始部落里,公的出去打猎,母的在洞穴里做饭——这个王二两边都不沾,自个儿一会望望云,一会看看鸟,自说自话,自得其乐。“有趣”和“智慧”,如果我们不是太粗心的话,应该很容易的就看出王二手里攥着的这两件宝贝了。左手一个,右手一个。

王二不打猎也不做饭,自然就会失去一些部落里的权利——恰好那是些他不怎么在意的东西。对于二哥,我是这么看的:他的活法,成本很低,相对而言收益就大了。他没工作。就是说没有固定的职业和收入。当然他也不是很穷,只是不能山珍海味莺歌燕舞罢了。好吃好穿是人人都喜欢的。但是为吃好穿好就要去做些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,想一想也就算了。

二哥在活着的时候就是这么活的。

我开始照着他的样子生活,几年过去了,这样的感受纯粹是个人的,这样的感受不能放之四海,哪里都放不下,连北京城这么大的地方都放不下。

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是让我遗憾的,我可以说是王小波的死,二哥一死我就免不了每年在清明时去给他祭奠一下,在读他之前,我也读过庄子,孟子,托尔斯泰,巴金,老舍,这些伟大的人物,虽然巴金老舍在我看来不过是作协里的人瑞,但有些人还不比这些人瑞,所以我一步一步走来,总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成为伟大的人物,因为我总认为自己的才华与生俱来,并且谁也学不会,但不巧的是我读了王小波,我恍然大悟,我晃了一大圈,二哥就坐在一个角落里说,哥们儿,在这呢。我知道自己再没什么机会成为伟大的人物了,所以我想想就作罢了,但至少王小波的文字让我从中愉悦。

他是一只“特立独行的猪”——我这么理解这只猪:如果最终大家谁都免不了一刀的命运,那么为什么不在有效范围内与众不同地活一次?或者最次也得与众不同地用自己的脑袋瓜想一次?

没错,我在你们的意义上是不爱国的,并且和本朝长期不和,我受其统治,但内心不服,可悲的是,我和那些其它被统治的人民也不是一头的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有点惧怕人民和领导。我苦闷的原因很多,但一定要扯出最苦闷的一条就是,愚蠢的同胞太多。

二哥虽然没给我指一条明路,但我还是可以在这条,每个人都要挨一刀,为何不与众不同的路上活一次的道路上继续前行。

每当清明的时候,我第一想念那个被人砍了三刀死在病床上的朋友,第二个就是王小波。

让我们回到那个夏天,我大概16岁,在一个书摊前挑书,额头的汗慢慢往下滴,书摊上什么都有,茶余饭后,李敖,王小波,余华,贾平凹,我小心翼翼的拿起《我的精神家园》,然后递了钱,猛的站起来的瞬间有点头晕,我想那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事。

那一天之后,我再也没有离开过他。

图书馆